求一个不限次数的app

  突然看到孙女醒来,岳长老不胜欢喜,可还没有等他笑出来,就看到二人打了起来,心中一怔,立时一楞,他和军师一样都没有想到刚刚还气息全无的岳百灵,竟然一下子醒了过来,还有力气打架。

  满脸疑惑,一头雾水,没怎么细想他就明白了过来,也知道了,那就是自己的孙女又像从前的每一次一样,在装晕,在骗自己。

  霎时间,岳长老生气了,尤其是在想到自己刚刚有多么的担心她时,更为气愤恼怒,腾的一下猛地站起,怒吼一声道:“够了,都给我住手!”

  尽管三名巫卫的主子乃是岳百灵,却也不敢不听岳长老的话,毕竟,在这岳府之中当家做主的人是他,而他们先前的主子也是他。

  声落手停,三名巫卫不约而同的齐齐收手,身形一动瞬间就站到了岳百灵的身后。

  以一敌三军师略显狼狈,但并没有受伤,不过,他手中拿着的黑色盒子在抢夺之间打开了,而那肥嘟嘟的肉虫子也立时散落一地,打滚的打滚,缠在一起的继续缠在一起。

  岳百灵娇生惯养,生性好强,那里受过此等屈辱,见军师不但毫发无伤,就连那该死的虫子都没有死一个,最可恨的是自己的爷爷竟然还护着他,连半点责罚的意思都没有,怒火滔天,气的跳脚,扭头看向岳长老重重的叫了一声“爷爷。”

  岳长老看着自己一手养大的孙女,心中说不出的失望,从前他觉得女子娇惯一些,跋扈一些倒也无伤大雅,长大了就好了,可经历了毁容事件以后他发现,自己的孙女除了会在自己的面前耍一些小聪明外,根本没有一点点大家闺秀该有的风范,更不是有勇有谋。

  最主要的是她遇事一点也不冷静沉着,只凭着自己的性子蛮干,就像对紫炎一样,这么多年以来除了死缠烂打以外她根本无计可施,更不知道如何得到他的心。

  其实,在确定清灵圣女是谁以后,岳长老曾经派人到昌隆国打听过风九幽这个人,知道她性子冷淡,出手狠辣,是个宠辱不惊十分冷静的人,就比较担心,觉得她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,如今再看到自家孙女只是个心浮气躁窝里横的骄纵大小姐,心中不免更加担忧,而军师先前对他说过的那些话也再次涌入脑海,涌上心头。

  欲立必先破,想要让自家孙女在宫中站稳脚跟,以大王妃之位让岳家更上一层楼,就必须要改变她,让她改掉现在所有的坏毛病,成为一个真正沉稳内敛的大家闺秀,最好是工于心计擅权谋,唯有这样她才有机会取代风九幽,成为北国之都的王后。

  祖孙四目相视,岳长老满眼怒意,岳百灵则是又气又委屈,豆大的眼泪哗啦啦的流,说不出的心酸委屈,其实,她并不想这么做,也不想欺骗爷爷,可是她没有办法,就像是狗急了跳墙一样。

   清新面孔各种色彩

  抛开整个岳家的荣华富贵不说,岳百灵并不在意王后之位,或者是大王妃之位,只要能和她心爱的紫炎哥哥在一起,只要能得到他的疼爱,她那怕就是在他的身边做一婢女也愿意。

  军师见岳长老脸色铁青,沉默未语的瞪着岳百灵,知道他动了大怒就赶紧噗通一声跪下,一边十分可惜的捡起地上的虫子,小心翼翼的放回黑色的盒子之中,一边故作惊慌之状的说道:“小姐,你这是做什么,我也只不过是为了你好而已,你知不知道这些虫子极为难寻,是许多人找了许多地方才找到的,如今弄成这个样子,可该如何是好?”

  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样子,听着他十分委屈的声音,岳百灵气的肺都要炸了,双拳紧握冷哼一声,她几步走到他的面前,抬起脚,当着他的面将地上的一小撮虫子踩在了脚下,然后发狠似的转动脚尖,示威般的来回的碾压那些虫子,求一个不限次数的app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既然那么难寻,又可以强身健体增加灵力,军师还等什么呢,还不赶快把这些给吃了。”

  顷刻之间,那些白色的虫子就死了,白色的皮肉分离流出液体,黏在地上鞋子上更加恶心,碧珠看着看着差点没有吐出来。

  随后,岳百灵把脚收回,示意军师把她踩成白浆一样的虫子给吃掉。

  军师在岳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对于岳百灵的性子可谓是非常了解,对于她一贯的处事态度也了如指掌,所以,并不惊讶,更不诧异,反倒是十分心疼的看着那些虫子说:“小姐可以不相信我,可以侮辱我,也可以认为我是在算计作践小姐,但是,小姐不要跟自己过不去啊,距离都主的大婚之期已经不到一个月,小姐的脸倘若一直这个样子,那么大婚之日如何以大王妃之位入宫呢?”

  不提紫炎大婚还好,一提及此事岳百灵就更加的生气了,猛的抬起一脚将军师手中拿着的黑色盒子踢飞,怒气冲冲的说:“我的脸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,我如何以大王妃之位入宫又关你何事,姓穆的我告诉你……”

  话未说完,岳长老就忍不住了,怒喝一声道:“你给我住口,闭嘴!”

  说话间,他几步来到了岳百灵的面前,气的胸口剧烈起伏,疾言厉色道:“军师好心为你找药,你不领情倒也罢了,竟然还敢打他,骂他,踩死这些灵虫,灵儿,你真是太过分了,也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  “爷爷?”这大概是岳百灵长这么大,在岳长老这里听的最为严重的一句话了,大惊失色之间泪如雨下,她似乎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穆军师揉了揉被踢痛的手,连忙惊慌失措的说道:“长老莫要责怪小姐,都是我的错,是我思虑不周一心只想着治好小姐的脸,忘记小姐素来惧怕虫子,才会弄成这个样子,长老息怒!”

  表面上这话像是在劝和,把自责全部揽在了自己的身上,其实,是在指责岳百灵,同时也在卖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