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色直播app最新版下载平台

出了门门口停着一辆奔驰车,车外面站着黑衣的四个人,车门拉开了老太太请我和宇文休上车,等我们上了车,老太太也跟着坐进了车子里面。

因为是房车,车子里面能坐不少人,但车子里面此时只有我和宇文休,以及对面的老太太。

老太太叫人开了车,我回头忙着看了一眼,这才发现,后面也有人陆续的跟着上来,不过车子都是轿车,而不是什么房车了。

宇文休此时看着老太太说:“你家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,我去看看,但是这件事接不接还要看看再说。”

“大师说的是。”老太太倒是很好说话,我在边上撩了一眼宇文休,好是气派,冷冷的脸,说起话有条不紊的,同样都是出来抓鬼赚钱,半面就不如他这样体面,着实叫人大开眼界了。

车子开的飞快,原来根本就不是在这个城市里面办的事情,车子上了高速之后经过了两个收费路口才到了一个地方,不过这里倒不是什么大城市,也是一个乡下地界,而且属于偏僻的那种。

此时我格外的安份老实,而且心里也是有些后悔,看老太太它们那么离开的样子,万一宇文休惹了它们不痛快,回头还不把我们给弄死了。

抓鬼宇文休可以,抓人估计就不行了,说到底他也不是个万能的,不是什么事都能做的。

老太太下了车有人把轮椅推了过来,老太太便坐在了轮椅上面,别看着乡下的路不好走,但人家轮椅经过的地方倒是平平坦坦的。

宇文休下来之后带着我跟老太太一路前行,先是进了村子,之后到了一户大宅门的前面。

大宅子的门前有两尊狮子,房屋都是有棱有角的,看着十分壮观,一看就是大户人家,祖上要不是什么王爷,就是什么将军了。

宇文休停下看了一眼,目光在房屋的周围看看,他便说:“这里的房屋错落有致,想必是你们发家的一个原因,子孙后代如果能留在这里安居,也是福泽一件。”

爱做梦的蓝粉少女郎

“大师说的是。”老太太一口一个大师的,我都不知道宇文休到底多大了,他也就是个年轻人。

老太太和宇文休一同进去,进门后宇文休在每个地方都看了一眼,最后去了房屋的后面。

后面望去是一片田地,实在也看不到什么,但是宇文休问:“坟地在后面多远的地方?”

我心想着,你可真有能耐,你能掐会算的,你还问这个干什么?自己算不就好了么?

老太太忙着说:“离这里不是很远,步行的话有一个小时便到了。”

宇文休抬起手掐算了一下:“这个距离足够用了,一方面可以让祖先守着家里,不让外面的孤魂野鬼进来阳宅捣乱,一方面也能庇佑子孙后代福泽,这里往后走十里地是个风水宝地,占了这里整个地方的风水上上之地。”

“大师说的是。”老太太此时看向一旁的人,一旁的人拿出了一个托盘,里面是一块金饼,看见那块金饼我不由得一愣,这么贵重的东西,恐怕没有百八十万的下不来了,虽然我也不懂,但值不值钱我还知道。

宇文休没收,反倒说:“这个先不用了,我如果办事情了,我自然收钱,你们就是不给,我也会跟你们要,但现在我还没做事。”

宇文休说完老太太连连说是,叫人把金饼收了,我便想,太会装了,要是我便收了。

这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宇文休已经看透了,那就肯定有办法管这件事情,但他却吊着不给管。

宇文休此时捏了捏手指,朝着外面看去,目光落在一处房屋上面:“带我去看看老阴阳。”

老太太这才面容有所动容,点了点头,转身给人推着轮椅出去了,到了外面宇文休便看着一边的房子跟着人进去了,我跟着宇文休的后面,小声问:“老阴阳是什么?”

宇文休便说:“是阴阳先生,年轻的是阴阳先生,老了就是老阴阳。”

我这边明白过来,老太太便回头十分奇怪的看着我和宇文休,我便尴尬起来,觉得自己话多要坏事了,宇文休此时又说:“她是我新收的徒弟。”

老太太这才朝着我笑了笑,转身看向了前面。

没过多久我们也进了屋子,一进屋子便觉得有些不对劲,感觉什么东西正在屋子里面游荡,但是我又肯定不是什么阴物。

仔细看了两眼,也是没看到什么,不由的奇怪起来。

老太太这时候说:“我看他已经断气了,但是吊着一口气就是走不了,还请大师给看看,求个方法,让他少受些罪。”

此时我和宇文休才朝着对面大床上面看去,床上躺着一个身材不高能有一米七左右的老头子,老头子睁着一双眼睛看着房顶上,方正的脸红扑扑的。

老太太并没有过去,也不让别人过去,而是坐在一旁看着老头子。

宇文休进门之后便去了老头子的面前,眉头皱了皱,说道:“贮备朱砂,笔墨纸砚,两斤烧纸,我现在送他走。”

“大师。”老太太没等说什么,老太太身后的年轻女子开了口,宇文休抬头看她:“有话说吧。”

“这方法已经很多人用过了,但是都没用。”年轻女子说完不等到宇文休说什么,老太太便说:“马上准备。”

我看老太太还算是见过世面的,所以她也清楚这些吧。

年轻女子不敢再说什么,转身去了后面,没多久叫人准备了这些东西。

宇文休又叫人弄了一个火盆过来,放到老头子的床下面。

此时宇文休去了一边,把二斤黄纸铺开,叫我:“过来磨墨。”

我过去便给宇文休磨墨,宇文休握住笔在朱砂上面沾了一点,而后放到墨汁里面,调和一下便在黄纸上面写:“黄天厚土,孕养万物,此处阴阳周——”

原来是姓周的,宇文休还真厉害,这些都知道。

宇文休不是写了一张,而是十几张一写,大概的内容就是黄天厚土,滋养万物,所生所长皆是生灵,同气连枝,而此时的老阴阳一生泄露天机太多,生时享受其福泽,伤了八方生灵,妄各路生灵念在同气连枝之情上面,放一马老阴阳。”

写完之后宇文休拿起那些黄纸走到火盆前面去了,朝着老太太说:“叫嫡子长孙过来磕头。”

老太太回头看了一眼,身后年轻女孩转身去了,没过多久带回来了两个人,一个是五十岁上下的,一个是三十岁左右的,进门倒是很懂规矩,先是朝着宇文休行李打招呼,之后便朝着老太太看去。

老太太吩咐:“你去磕头吧。”

两个人忙着去了老阴阳的面前,跪下磕了三个头,此时老阴阳的眼睛还是睁着的,我能看见老阴阳喘气,但是看不见他出气,这也就是说这是要人活着遭罪,不让人就这么死了,说来就是有拦路鬼什么的。

我记得那次我和欧阳漓去天青河的时候,那边有个人就是这样,情况差不多的,没想到真给遇见了。

“一拜四方神灵,敬天!”宇文休说完地上的两个人磕了个头。

“二拜四方鬼怪,敬地!”

“三拜四方相邻,敬土!”

宇文休说一句,地上的两个人磕头一次,最后一次宇文休说:“祖宗显灵,护佑归西。”

宇文休说完走到老阴阳的面前,朝着老阴阳说道:“上路吧。”

抬起手宇文休把老阴阳的眼睛向下一合,手离开老阴阳的眼睛便闭上了,跟着宇文休说:“找两个自己家孩子来,坐在门口哭。”

老太太叫人马上去办,没多久院子里面哇哇大哭起来,地上的火盆里面烧纸烧的也差不多了,宇文休叫嫡子长孙可以起来了,这事就办的差不多了。

宇文休此时带着去了外面,告诉我:“做事做人不可做绝,上不能与天斗,下不能与地斗,中不能与人斗。”

宇文休说的我也都知道,有好日子谁不想好好的过,斗来斗去的什么意思,可有时候天不遂人愿,不是你不斗这事就能成的。

我问宇文休:“你说老阴阳泄露天机,就因为这事走不了的?”

“自然不全是,这要看人的命,如果命伤天害理的事情,不至于死了留下一口气或遭罪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

这里的风水被周家占了去,这里的乡民死后自然不会乐意,想要解决这件事,还要从根本入手。

阴阳先生从不给自己看坟地这是个规矩,多说阴阳先生后代都稍有大富大贵之人,阴阳先生好比是王侯将相身边一位谋士,王侯将相可以荣华富贵,谋士也只能沾光而已。

老阴阳不甘心做一辈子的谋士,把本该属于别人的东西给了自己,这就是逆天的事情,死了要遭罪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,老阴阳也是通阴阳的人,也是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了。”

宇文休这么说我才知道,原来这么回事。

此时我才问宇文休:“那现在我们能回去了?”

宇文休看我:“这要看今天晚上太不太平!”

顿时我便无语了,我就知道这事没这么容易解决,果然还有后续!彩色直播app最新版下载平台